2016年3月8日 星期二

UCC大齋期靈修默想(第四週第一篇)-「揀做仔定做打工仔?」(路 15:1-3, 11b-32)

何小明傳道
經文:路 15:1-3, 11b-32
1眾稅吏和罪人都挨近耶穌,要聽他講道。2法利賽人和文士私下議論說:「這個人接待罪人,又同他們吃飯。」3耶穌就用比喻說:

「一個人有兩個兒子。12小兒子對父親說:『父親,請你把我應得的家業分給我。』他父親就把產業分給他們。13過了不多幾日,小兒子就把他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來,往遠方去了。在那裏任意放蕩,浪費資財。14既耗盡了一切所有的,又遇著那地方大遭饑荒,就窮苦起來。15於是去投靠那地方的一個人;那人打發他到田裏去放豬。16他恨不得拿豬所吃的豆莢充飢,也沒有人給他。17他醒悟過來,就說:『我父親有多少的雇工,口糧有餘,我倒在這裏餓死嗎?18我要起來,到我父親那裏去,向他說:父親!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19從今以後,我不配稱為你的兒子,把我當作一個雇工吧!』20於是起來,往他父親那裏去。相離還遠,他父親看見,就動了慈心,跑去抱著他的頸項,連連與他親嘴。21兒子說:『父親!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從今以後,我不配稱為你的兒子。』22父親卻吩咐僕人說:『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來給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指頭上;把鞋穿在他腳上;23把那肥牛犢牽來宰了,我們可以吃喝快樂;24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他們就快樂起來。25那時,大兒子正在田裏。他回來,離家不遠,聽見作樂跳舞的聲音,26便叫過一個僕人來,問是甚麼事。27僕人說:『你兄弟來了;你父親因為得他無災無病地回來,把肥牛犢宰了。』28大兒子卻生氣,不肯進去;他父親就出來勸他。29他對父親說:『我服事你這多年,從來沒有違背過你的命,你並沒有給我一隻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快樂。30但你這個兒子和娼妓吞盡了你的產業,他一來了,你倒為他宰了肥牛犢。』31父親對他說:『兒啊!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32只是你這個兄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們理當歡喜快樂。』」

經文淺釋
一個猶太父親有兩個「逆子」,小兒子要求分家產,等於咒父死,大兒子緘默不從中調解,暗示他不想父與弟和好。慈父放下身段,跑到老遠迎接乞兒不如的浪子,又攬又錫(20節),急不及待的誇張,是要僕人和村民們看見,他為兒子付重代價,因為小兒子也許在外邦人中散盡了家業,這在猶太社會是嚴重的事!要讓浪子跟群體復和、有尊嚴地被接納,慈父必須「忍辱負重」。

失而復得的爸爸與眾分享筵席歡慶,作為半個主人的大兒子,不單不款客,更拒絕進場抗議,當賓客面發脾四,家庭決裂擺在人前,是公開侮辱父親,還質問阿爸:他捱生捱死,連一隻羊也沒為他劏,慈父向他保證「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31節),難道大兒子不曉得嗎?實質上他跟弟弟一樣,要求享有家業的預先動用權,等同咒父親快死。

他沒稱呼「父親」,更不稱「弟弟」,而是「你這個兒子」(30節),就像他自己並非那父親的兒子,他表現出為奴多於子的心態:「我服事你這多年」(29節)可譯作「我替你勞役了多年」,他似工人追討欠薪。更惡毒是,他指弟弟「你這個兒子和娼妓吞盡了你的產業」(30節),這是誇大、誣蔑弟弟,因「娼妓」一詞從沒在故事敘述出現,浪子是「任意放蕩,浪費資財」(13節),大兒子想標籤弟弟是「悖逆之子」,按律法應被人用石掟死(申命記廿一18-21)。這父親一日內第二度忍受愛被骨肉拒絕,希望同樣「失喪」的大兒子被自己的愛打動。

分享
兩子有個共通點:大兒子自詡是忠心「雇工」,小兒子原打算「把我當作雇工吧」(19節),「雇工」是不屬田莊的外人,在村中獨立生活、賺薪金的自由人,小兒子想靠工資歸還、彌補他豪花了的,「把我當作」可作〞fashion out of me〞「把我塑造成」,這字根甚至可指向神創造的作為,在新約它指向神幫助並救贖的舉動,暗示浪子原本一心拒絕恩典,不要兒子名份;但兩子的分別在於,浪子被慈父出人意表、先發制人的大愛舉動震撼了,想好的台詞收回肚裡,不提做雇工,接受做回兒子,另一個呢?心態上大兒子堅持繼續做雇工?比喻結局是開放的,耶穌希望聽眾(如第2節法利賽人及文士)對號入座,明智抉擇─要兒子名份還是抽離地做個雇工?今天,教會如何抉擇?我們還在忙於擬定歡迎名單,拒絕哪類「罪人」 嗎?對於建制下的絕望邊緣者,教會不伸出援手反幫口抹黑嗎?又或繼續在「田間」勞碌,籌建億元神的家,而不明白上主心意是跟祂一起為罪人回轉同樂嗎?我們自以為服事主這多年,卻與祂愈離愈遠,原來離家出走的不是小兒子……

禱告
只想禱念那些被壓傷到看不見出路的同學,仍深信動了慈心的主必看顧他們,願聖靈安慰悲痛的家人、師友,這些生命還未敲醒、撼動這個扭曲的社會嗎?主,求您垂憐,誠心所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