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5日 星期六

UCC大齋期靈修默想(第三週第二篇)-「要愛唔要命」(詩篇六十三:1-8節)

何小明傳道
經文:(詩63:1-8)(參撒下十五至十八章)
大衛在猶大曠野的時候,作了這詩。
1上帝啊,你是我的上帝,我要切切地尋求你,在乾旱疲乏無水之地,我渴想你;我的心切慕你。
2我在聖所中曾如此瞻仰你,為要見你的能力和你的榮耀。
3因你的慈愛比生命更好,我的嘴唇要頌讚你。
4我還活的時候要這樣稱頌你;我要奉你的名舉手。
5-6我在床上記念你,在夜更的時候思想你;我的心就像飽足了骨髓肥油,我也要以歡樂的嘴唇讚美你。
7因為你曾幫助我,我就在你翅膀的蔭下歡呼。
8我心緊緊地跟隨你;你的右手扶持我。

經文淺釋
這詩篇如今成了現代詩歌,想像落難的大衛王,在曠野夜空下與神對話,多勵志感人……但若這詩的背景是大衛因兒子押沙龍謀朝篡位而逃亡到曠野,對應著撒母耳記下第十五至十八章的歷史場景,便不能抽離解讀。

大衛並非獨自在曠野,至少有數百人(包括軍人)跟隨他,年輕不再的他,要拋下宮廷的高床暖枕,飄流曠野,身體最誠實:無水、dry爆、疲乏…心靈的乾渴,讓他在晨曦(「切切」)便渴水般切慕神,腦際浮現從前敬拜神的一幕幕,63:2 憶起過去曾見證神的大能和榮耀。他苦苦追憶,也許因為此情不再,因為大衛雖捨不得,仍忍痛吩咐人將約櫃搬回耶路撒冷:「我若在耶和華眼前蒙恩,他必使我回來,再見約櫃和他的居所。」(撒下十五25)。詩六十三3「嘴唇」代表整個人都要讚頌神,第4節要奉神的名「舉手」讚美和祈禱。
第5節「在床上」即在夜間,白日的苦難到晚上被放得奇大,在被追殺的日子,大衛在那些無眠夜,不斷思念神的愛,得到的心靈滿足就像吃了珍饈百味(「骨髓肥油」),在「夜更」儆醒等候神拯救的到來,在祂的「翅膀」下找到保護,得到祂「右手」有力的扶持,將來得救的保證是來自經歷「因為你曾幫助我」(6至8節)。

分享
勸人珍惜生命,我們會說:生命可貴、生命無價,但在詩六十三3,生命並非最好:「因你的慈愛比生命更好」,這對於亡命中的大衛而言,似乎不合情理,逃,不是為了保命嗎?大衛為什麼果斷選擇逃亡?撒下十五14「我們要起來逃走,不然都不能躲避押沙龍了;要速速地去,恐怕他忽然來到,加害於我們,用刀殺盡合城的人。」 大衛口中的「生命」,除了自己條命,他亦顧念耶路撒冷合城的人,大衛這種顧念也許不算什麼大愛,因為曾被外族長期佔據的耶布斯,被大衛一手打造成耶路撒冷,怎捨得被自己兒子屠城呢?大衛口中的「生命」還可能包括追殺他的叛變兒押沙龍,在得悉兒子陣亡後,大衛哀鳴:「我兒押沙龍啊!我兒,我兒押沙龍啊!我恨不得替你死,押沙龍啊,我兒!我兒!」(撒下十八33);但好矛盾,他和兒子處於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困局,結局怎可能雙贏、甚至三贏,即他父子和耶路撒冷百姓都存活?

已步入暮年的大衛當然毫不單純,他對耶城百姓的關切、在人前喪子的哀痛是否全無計算?但在上帝面前,裝什麼都是徒勞!他走頭無路在曠野星空下,向神發出一句:「因你的慈愛比生命更好」,為何他所著緊的生命(自己的、耶城人的和兒子的生命)不是排第一?我猜這是神喜悅大衛的原因:他總認定神是終極掌權者─掌握生死:掌握生(誰有權、誰失勢),同時掌握死(留存、收取誰的命),人怎能左右祂呢?惟有仰賴祂的慈愛,因為大衛「知衰」:他貪戀人妻,借刀謀害人夫、縱容長子暗嫩,慘害被兄長污辱的她瑪、不正視處理,種下押沙龍的復仇心……大衛深明只有神大施慈愛,他所著緊的生命才「有路行」,大衛呼求上帝以祂的大慈愛,超越人世仇恨爭鬥下的生命抉擇。

此刻他能做的,就是乞恩,在撒下十六12及13,逃難偏偏遇上掃羅後人示每沿途咒罵他,向他扔石、土,大衛寧忍受:「或者耶和華見我遭難,為我今日被這人咒罵,就施恩與我。」另一樣他能做的是「盡地一煲」去感恩:詩六十三4「我還活的時候要這樣稱頌你;我要奉你的名舉手。」

若今天這城的百姓只不斷問:「點解香港變成咁?」我們真的正直單純嗎?我們真是什麼也沒做過嗎?也許正正就是因為我們什麼都沒去做……

禱文
主,在罅隙中一息尚存的我們,向您感恩!走在這又乾又苦的路,我們只有乞恩:惟有您施慈愛,生命才見出路。誠心所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