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9日 星期三

將臨期:第二週 (第二篇) 詩篇默想:虛假的惡夢.真實的美夢 (詩篇 第126篇)

文:Origen Protest

經文
詩篇 第126篇
當耶和華將那些被擄的帶回錫安的時候、我們好像作夢的人。
我們滿口喜笑、滿舌歡呼的時候、外邦中就有人說、耶和華為他們行了大事。
耶和華果然為我們行了大事、我們就歡喜。
耶和華阿、求你使我們被擄的人歸回、好像南地的河水復流。
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
那帶種流淚出去的、必要歡歡樂樂的帶禾捆回來。

經文淺釋
詩一百廿六是一篇「上行之詩」,詩人既為過去的恩典向上主感恩,也為到現實情況向上主祈求。當被擄歸回的美夢成真之時,詩人的群體卻仍以為自己做夢,他們似乎過於歡喜而難以認清與言述他們的處境。反而,當外邦人得知他們的經歷,外邦人說出「上主為他們行了大事」。這樣,詩人才確定回歸不再是夢。當詩人憶述完過去的恩典並歡呼高唱後,詩人再次為到民族的歸回向上主祈求。但既已歸回,為何又求歸回呢?原來,雖然巴比倫王已容許以色列民歸回猶太地,但相比貧瘠荒涼的猶太地,以色列民好像更願意留在肥沃先進的巴比倫。不少以色列民早已在巴比倫落地生根,他們樂不思蜀。詩人祈禱上主再一次介入歷史,興起更多以色列民願意歸回,就好像本身乾燥的希伯崙南地突然被雨水充滿、甚至氾濫。因著深信上主再次介入歷史,詩人知道他為民族所付出的必然有所收獲,頹垣敗瓦的猶太會再度復興。

分享
回歸復歸回,夢醒又夢迴。詩一百廿六是一首很美麗的詩篇,她以夢的意像來表述出信徒生命的歷程。信徒的美夢既已成真,但信徒卻仍然憧憬另一美夢再次成真。因著救主耶穌的救贖,我們已得以離開被擄為奴之地,不再一定被奴役、被困於不同的社會、政治、經濟、國族的意識形態。我們的視野也得以提升,能以遙望天國的遠象。同時,我們也知道仍有不少人(包括缺少信心的信徒),受惑於不同的社會、政治、經濟、國族意識形態及制度,滿足於這些意識及制度所提供的虛假安全感。

這情況就好像電影〈廿二世紀殺人網絡〉,所有人都活於由「母體」於人腦中所創造出的虛擬世界,但真實的肉體卻是被「母體」操控、為「母體」發電。當人發現虛擬世界的問題時,人是可以選擇吃下一顆紅色藥丸,從而離開虛擬世界,在嚴酷的真實世界中與「母體」對抗;或是吃下藍色藥丸,繼續活於虛擬世界中。電影中,主角就吃下紅色藥丸;而配角則因為想吃美味多汁的漢堡而吃下藍色藥丸。

在香港,不少人好像那配角一樣吃下藍色藥丸,他們或是繼續裝睡,或是「美夢」中不願醒起。但因為耶穌基督的救贖,我們得知人間世所建構的夢—民主回歸夢、中國夢、買樓夢、名校夢等等,不是美夢而是惡夢,因為內中包含着對人性的扭曲、自由的抑壓。我們雖然被困於現世的制度,並失去了意識形態及制度所提供的虛假安全感,但卻因著基督耶穌有著真實的盼望。因著這天國的盼望,我們能憑着信心,不斷地在這價值被蠶食的香港播下公平、公義的種籽,持續地以仁愛、喜樂溫暖着這冷漠、消沈的城市。「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若我們所撒的種,因著上主沛然降下的恩典而發芽成長,部份裝睡不願意醒起的人就將會見證到我們的美夢才是真實,他們就會願意從他們的「美夢」醒來,與我們一起渴望更美的家園、一同盼望主耶穌再一次的降臨。

有一首歌很想同大家分享,這是張懸獻給社運人仕的,但這也頗合適每一位天路上行者。以下是張懸 《玫瑰色的你》的節錄︰

「這一刻你是一個最快樂的人 

你看見你想看見的,你將它發生 

因你,我像戴上玫瑰色的眼鏡 

看見尋常不會有的奇異與歡愉 

你美而不能思議…… 

你在曾經不僅是你自己 

你栽出千萬花的一生,四季中徑自盛放也凋零 

你走出千萬人群獨行,往柳暗花明山窮水盡去」

禱文
上主啊!雖然在世人眼中,我是奇怪的人;但我知道我是最快樂的人!上主,祢使我發夢,祢給我力量尋夢,祢也使我的夢成真,而我的夢正是上主祢!奉主耶穌之名而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