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8日 星期一

UCC 三件事回應教會的短樁、僭建

UCC 催淚彈一週年專題講座- 瘋暴中的聖徒

關浩然牧師分享

UCC 三件事回應教會短樁、僭建

(編按: 題為編輯所加)

928將近一年,仍未消化,因為它仍未結束,仍然繼續。佔領及雨傘運動,對香港眾教會帶來莫大的衝擊,一下子將短椿、僭建,都暴露出來。教會豆腐渣工程,如不補救,雨淋,水沖,風吹,撞著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並且倒塌得很大。

短樁:
對社會公義的承擔邊緣化。郭偉聯老師分析在人口上佔大多數的香港福音派教會的社會及政治參與,指出在社會關懷的行動上,福音派教會都是以自保和傳教為動力的。1974年的《洛桑信約》第7點是「自由與逼迫」,它有這個說法 「上帝賦予每個政府的責任是維護和平、公正與自由,使教會可以順服上帝、服事主基督、不受攔阻地宣揚福音。所以我們要為國家的領袖祈禱,並且呼籲他們根據上帝的旨意和《世界人權宣言》的聲明,確保思想與良知的自由,以及實踐和傳揚宗教信仰的自由。我們也深切地關注那些遭受不公正囚禁的人,尤其是那些為耶穌作見證而受苦的人。」

(在瘋暴中的趙連海,劉曉波,高喻,數不盡的國內維權人士,雨傘運動中無辜被打傷,被捕,及被無理檢控者,都是遭受不公正囚禁的人。而在浙江保十字架的弟兄姊妹,王運顯長老;嚴曉潔牧師;周愛平長老,周劍傳道,魏文海傳道,程從平傳道,黄益梓牧师,包國華牧師,諸位律師及弟兄姊妹。他們都是為耶穌作見證而受苦的人)。

「上帝正幫助我們,不管要付多大的代價,我們都要反對不公正的事,並且忠於福音。我們也不可忘記耶穌的警告:逼迫是不可避免的。」

香港福音派教會的短樁,今天仍然是短樁。拆十字架的事,華人基督教聯會屬下的基督教週報居然繼續隻字不提。在瘋暴中,教會的短樁暴露出來。「逼迫是不可避免的」,但我們仍想避免,想無痛見證,無痛宣教,於是:省去社會公義吧!忘記自由與逼迫吧!

僭建:
平安的廟。在恐懼政治之下,有教會人士擔心被逼害,擔心被連累,擔心宣教不再安全。安全宣教是宣教的墮落。教會替自己建造了座異教聖廟,裡面的神像稱為平安,又叫中立。教會以中立作她的召命,又以為殿門在不太平的日子就會關起來,不能進出。但聖經的神是伸冤的神,是公義的神,而不是中立的神;教會也不是雙子神廟(The Temple of Castor and Pollux)。瘋暴中八十七枚催淚彈,未能驚醒眾教會「小康的幸福救贖夢」。地方堂會仍然夢想在僭建的雙子廟之上再繼續擴堂建堂,但青年人已經用腳來控訴教會的短樁與僭建,青年人已經不留在群體內。早前馬保羅牧師鏗鏘有聲地向教會說話,他說:「若今日香港教會只關注中共政權的宗教政策,只關注教會還有多少空間可以在國內做傳道培訓或建堂擴堂的工作,我們便是把教會視為純粹提供宗教服務旳團體,並且只關心我們這個宗教團體的權益和發展的空間。毫無疑問,這只會顯示出教會的自私自利、目光短淺和極度功利主義。」他說:「現在已不是馬照跑、舞照跳、道照傳、堂照擴的時候。現在是香港教會勇敢面對中共政權的時候。」我心裡激盪着阿們。


UCC會繼續做三件事

1. 向基督徒再傳福音:

昔日,伯特利祭司亞瑪謝向耶羅波安王打小報告,控制阿摩司先知。又叫阿摩司先知不要再在伯特利說預言,叫他收聲,因為伯特利有王的聖所,有王的宮殿,叫他去南國猶大。今天有基督徒因要向地上的統治者發聲及向上主求伸冤,就有新的祭司起來叫他們離開。因為這城裡有王的人在,也有王的廟宇。UCC必須繼續向教會及社會傳講神的話,自我儆醒,也儆醒眾人,同為城市守望。在聖靈的恩典和憐憫下,我們要為重建教會的見證盡一分力。


2. 在曠野地上的門徒訓練:

在一次UCC的商討會議中,我們提出了要往前走的一些想法。UCC不會是專搞聚會的教會,我們要連結流亡的基督徒,在曠野中一同學習作門徒。在日常生活中行動,在行動中反思,在反思中塑造日常生活,進行及推動價值革命。先革自己的命。


3. 懷着神國盼望生活:

今日,社會被各樣的偶像權勢所支配,教會被擄。我們的盼望在那裡?基督徒的盼望,不在政權,不在國族,不在地方教會的領袖和統治者,而是三一上帝的憐憫,是基督的死和復活,是聖靈的更新。我們相信基督的國正由未來迎向我們,而歷史也正朝向基督的國度。洗禮,既是當下的浸入與冒出,也是將來的復活的兌現。聖餐,既是將來的天國筳席,也是將來的天國筳席當下就在歷史中趕前來在我們中間。按我的信仰理解,聖禮打破現在與將來的二元,打破物質與靈性的二元,打破記念與臨在的二元。從聖禮的角度來看我們的生活,我們活在歷史的破碎中,也活在將來的復活中。目前,我們活在兩傘的打開與收摺的記號中;活在記念月餅和吃用月餅的時刻中;活在受瘋暴打擊中也活在神國中,神的帳幕在人間張開。正因為神國的既濟未濟,所以這絕不是the best possible world,否則我們就要認命了,沒有希望。但這也不是最差的,因為將要來的,可能是更差更惡劣的時代:新聞自由繼續被打壓,公器繼續被私用,惡質文化不斷滲透,自命在三權以上的法西斯仍不斷張牙舞爪。但這個一定仍然是 a world with hope to live,我們不能絕望,不能放棄。

「感謝神,使我們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所以,我親愛的弟兄們,你們務要堅固,不可搖動,常常竭力多做主工;因為知道,你們的勞苦在主裏面不是徒然的。」(林前 15:5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