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3日 星期三

雨傘革命一週年回顧—麥子

坐在茶餐廳,插著耳機吃著午飯,隨意抬頭一望,TVB 新聞台轉播特區官員陳腔濫調地回應著市民著急的民生問題。一切處之泰然,我施然地吃那茶餐廳十年如一日的常餐,唯有耳機內的音樂回應著我的內心:

「踏上這無盡旅途 過去飄散消散失散花火 

重燃起 重燃點起鼓舞

或許到最後沒有完美句號 仍然倔強冒險一一去征討」(無盡 -Supper Moment)

午餐一切如常,人卻不再一樣。一年了,我仍是醒覺...嗎?

「耶穌基督應該站在哪一邊?」這可是雨傘運動時教會內最多人問的問題。一個簡單直接的問題,換來千奇百怪的答案。令人最無奈心痛的,不是教內意見不同,因為基督教本應如此;叫人沮喪的是當中有領袖,因者背後各種因素而不以真理作教導,誤導信眾。

然而我發現提出這問題的人可能本身就存在著偏差,問者是透過「問題」道出:「其實耶穌是站著我的這一邊」

誠然基督徒應該關心的是我該如何跟隨我們的主,站在耶穌基督的那一邊。若以此為問題核心,黃藍則再不是唯一的分割;反而是「有耶穌」和「沒有耶穌」在當中的思考。隨這方向繼續探索,雨傘運動所激發的除了是社會覺醒運動之外,對於基督徒群體這亦成了一個靈性覺醒的運動。

因著基督徒的靈性,理需對當下的事有所思考,繼而考慮會否回應,或怎樣回應。不過若把「人」看成為「問題」,就永遠無法看到他們作為「人」的需要,而只見到需要解決的「問題」,這種「去人性化」的思考模式,正是資本主義下的副產品,可悲的是這亦成了香港人對身邊發生事情的著眼點︰解決「問題」。

回看福音書中的耶穌,從來沒有見過他對子民的需要視若無睹;反之是動了慈心,憐憫他們,視他們彷如羊群沒牧羊人。就是放棄自己休息的需要,甚至超過律法的教導,容許飢餓的門徒食陳設餅,也在安息日施行醫治。

對我而言,這一班喊著「我要真普選」而走到街上的人,最基本的動機和訴求其實十分簡單直接,就是對抗不公義:不恥於政改方案擺明行騙,不甘被政府欺騙而啞忍...面對種種的不公義,公義的上帝會啞口無言嗎?

那87枚催淚彈的確強勁,就連坐在電視旁的我都被打得眼淚直標;那群衝入人群打人的流氓,同時打入我的內心;那警司手的延伸,打在電視旁的我的背上。在高位的執政掌權者無視一眾市民的聲音,以公關手段,利用傳媒散播扭曲事實,以偏蓋全地抹黑雨傘運動....面對弱勢被欺凌,公義的上帝會置身事外嗎?

最近有長輩說,現在的人都很自大,說自己是在聲討公義就任意而行。這彷彿是總結了雨傘運動的功過。我想某程度上我是認同他的:末世的時代,人都自以為是。不過我同時會問,如果對公義有渴求的靈,眼前又盡見是不義之事時,我們是否就該回家閉門祈禱,大聲呼求「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如行在天」呢?

參與「雨傘運動」是屬靈操練

紀錄片《時代同行》中,有參加雨傘運動人士在被訪中說:「其實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在尋找,到底什麼是公義。」這句說話的意思即是參加者希望透過參加雨傘運動的過程中認識公義。故此參與「雨傘運動」正是一種屬靈(靈性)操練:人帶著自己對公義的認知和堅持,因著對義的追求而進入運動;從參與中實踐自己靈性上的公義,一方面使自己的靈性在彰顯中得到滿足,更從實踐中更深的認識真正的公義,從而與公義的主相遇。

與此同時,基督教著重信徒要有靈修生活,視之為與上帝相遇的時刻。而當我們明白唯有上帝才是真正公義時,這尋找公義的過程其實就是在尋找上帝;正到我們遇上公義之時,同時就是遇見上帝。故此參加雨傘運動尋找公義,同樣是靈修的一種。

照我所見,除了公義之外,雨傘運動中,參加者在追求公義之同時,這群眾拼發出不同的靈性,這令人感動之餘,也叫不少參加者看見上帝不同的屬性在其中,與祂的靈相遇。

在雨傘運動期間的夏愨道,當中太多的事例,如遮打自修室及附近的木造扶手橋,可發現愛鄰如己的靈性,及隨之而產生的和諧。平日有時間,我坐在大台附近體驗一下這份現今稀有的,有如上帝在保守著的和平,我感受因着追求公義和堅持理想所得到的盼望和喜悅。

在龍和道做了一晚人鍊,擋著嘗試衝出馬路的朋友,又經歷過勸勉人離開危險地區卻被人唾罵。體驗到有些追求公義的人未必一定公義,這經驗使我進一步辨識真正公義的靈性;持守和平要付出的代價。進一步,對耶穌在世時被猶太人所指控,壓迫和誣告略有一點體會。

晚上在旺角街頭,體驗過不一樣公義的呈現。沒有了夏愨道一帶的優雅,換來是有血有肉地對表達對不義及各式各樣的不滿,不同意見的人在街頭慷慨地各自表述,地道而又具體地築起不同宗教的聖壇。體驗到執法者為了伸張正義而暴力執法,反佔領的市民為著不同原故而面目猙獰地罵街,甚至做出反理性的行為,對付尋求公義的人。卻又有一班外表兇干的惡人在保護著佔領人士。當中衝擊著我對義,對善和惡的理解,再思上帝的公義是要如何的彰顯在不同的場景。

這些珍貴的經歷,都豐富了我的靈性,耶穌的道成肉身的理解,及明白到信仰群體在當下社會應該存在的角色和定位。

一年了,悔改吧

「悔改的意思,就是捨棄對社會主流價值從和依戀,重新學習中此時此地過一種公義、憐憫、謙卑與主同行的生活;而「良心發現」就是指這個悔改和學習的過程。」(任志強:群體悔改,公共良心)

一年了,有幾多的教會簡單地邊緣化甚至妖化雨傘運動:破壞社會秩序,不順服掌權者,產生關係撕裂,令教會不穩。這些原因的背後,是懼怕,無知,保護所謂沒有討論空間的和諧。寧願走幾個「自以為是」的「激進黃絲」,總保得住教會的聖潔和合一。扭曲異見者的在信仰上的堅持,這對誠心尋求公義,努力實踐信仰的會眾無疑是一盤冷水;使教會更離地更失去動力,變相令福音更難傳播。

一年了,很多在場的基督徒比在場的香港人更失落:太多在現場經歷過上帝真實的信徒,希望跟教會分享,遺憾當中很多信徒回到教會後都得不到支援,那既真實又珍貴的經驗卻分享無門,甚或被滅聲;有的教會彷彿雨傘運動沒有出現過一般如常運作,有的教會為了避免爭辯而繼續「河蟹」。良心未發現,反覺被進一步埋沒。見到黃色雨傘已有緊張,自我滅聲到一個地步連這群信徒在未有機會識別自己的屬靈經歷下已經被標籤成激進,不順服,攪事份子。被剝奪被牧養的機會。這是別一種不公義。

雖然戰友們可能也曾沮喪失望,不過就如當日耶和華對以利亞說:「但我在 以色列 中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未曾親吻巴力的。」(列王紀上 19:18 和修本)我們不是孤單作戰的,大家散落在不同的教會,同憑著對基督的信心奮鬥著,以己身作見證,傳更新教會的福音。

一年了,指鹿為馬的事件彼彼皆是,為利益埋沒良知,歪理當道,偽術正常化....真理還要持守嗎?

一年了,所謂的政治中立,選擇沉默,說到底都是掩耳盜鈴,說白一點就是虛假。我們的教會這種姿態保持聖潔嗎?拒絕接納不同的屬靈經驗,這是我們追求的合一嗎?我們不單要悔改,我們的教會也當以群體層面地悔改。教會為作基督見證的群體,面對當下靈性低落的香港社會理應責無旁貸地站出來擔起先知的角色。

黑暗之所以存在,是因為光選擇離場。在光的面前,黑暗是全然無能的。

有人說時代揀選了我們,我更認為是上帝揀選了我們生於這個亂世,我們就有責任以基督的真理悍衛著社會的價值觀,帶著基督的靈性-信、望、愛,去轉化自己所屬的城市。

願香港的基督徒,屬神的群體- 教會勇敢的跟隨耶穌走入人群,作世上的光。

「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把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馬太福音 5:16 和修本)


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