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8日 星期一

UCC 三件事回應教會的短樁、僭建

UCC 催淚彈一週年專題講座- 瘋暴中的聖徒

關浩然牧師分享

UCC 三件事回應教會短樁、僭建

(編按: 題為編輯所加)

928將近一年,仍未消化,因為它仍未結束,仍然繼續。佔領及雨傘運動,對香港眾教會帶來莫大的衝擊,一下子將短椿、僭建,都暴露出來。教會豆腐渣工程,如不補救,雨淋,水沖,風吹,撞著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並且倒塌得很大。

短樁:
對社會公義的承擔邊緣化。郭偉聯老師分析在人口上佔大多數的香港福音派教會的社會及政治參與,指出在社會關懷的行動上,福音派教會都是以自保和傳教為動力的。1974年的《洛桑信約》第7點是「自由與逼迫」,它有這個說法 「上帝賦予每個政府的責任是維護和平、公正與自由,使教會可以順服上帝、服事主基督、不受攔阻地宣揚福音。所以我們要為國家的領袖祈禱,並且呼籲他們根據上帝的旨意和《世界人權宣言》的聲明,確保思想與良知的自由,以及實踐和傳揚宗教信仰的自由。我們也深切地關注那些遭受不公正囚禁的人,尤其是那些為耶穌作見證而受苦的人。」

(在瘋暴中的趙連海,劉曉波,高喻,數不盡的國內維權人士,雨傘運動中無辜被打傷,被捕,及被無理檢控者,都是遭受不公正囚禁的人。而在浙江保十字架的弟兄姊妹,王運顯長老;嚴曉潔牧師;周愛平長老,周劍傳道,魏文海傳道,程從平傳道,黄益梓牧师,包國華牧師,諸位律師及弟兄姊妹。他們都是為耶穌作見證而受苦的人)。

「上帝正幫助我們,不管要付多大的代價,我們都要反對不公正的事,並且忠於福音。我們也不可忘記耶穌的警告:逼迫是不可避免的。」

香港福音派教會的短樁,今天仍然是短樁。拆十字架的事,華人基督教聯會屬下的基督教週報居然繼續隻字不提。在瘋暴中,教會的短樁暴露出來。「逼迫是不可避免的」,但我們仍想避免,想無痛見證,無痛宣教,於是:省去社會公義吧!忘記自由與逼迫吧!

僭建:
平安的廟。在恐懼政治之下,有教會人士擔心被逼害,擔心被連累,擔心宣教不再安全。安全宣教是宣教的墮落。教會替自己建造了座異教聖廟,裡面的神像稱為平安,又叫中立。教會以中立作她的召命,又以為殿門在不太平的日子就會關起來,不能進出。但聖經的神是伸冤的神,是公義的神,而不是中立的神;教會也不是雙子神廟(The Temple of Castor and Pollux)。瘋暴中八十七枚催淚彈,未能驚醒眾教會「小康的幸福救贖夢」。地方堂會仍然夢想在僭建的雙子廟之上再繼續擴堂建堂,但青年人已經用腳來控訴教會的短樁與僭建,青年人已經不留在群體內。早前馬保羅牧師鏗鏘有聲地向教會說話,他說:「若今日香港教會只關注中共政權的宗教政策,只關注教會還有多少空間可以在國內做傳道培訓或建堂擴堂的工作,我們便是把教會視為純粹提供宗教服務旳團體,並且只關心我們這個宗教團體的權益和發展的空間。毫無疑問,這只會顯示出教會的自私自利、目光短淺和極度功利主義。」他說:「現在已不是馬照跑、舞照跳、道照傳、堂照擴的時候。現在是香港教會勇敢面對中共政權的時候。」我心裡激盪着阿們。


UCC會繼續做三件事

1. 向基督徒再傳福音:

昔日,伯特利祭司亞瑪謝向耶羅波安王打小報告,控制阿摩司先知。又叫阿摩司先知不要再在伯特利說預言,叫他收聲,因為伯特利有王的聖所,有王的宮殿,叫他去南國猶大。今天有基督徒因要向地上的統治者發聲及向上主求伸冤,就有新的祭司起來叫他們離開。因為這城裡有王的人在,也有王的廟宇。UCC必須繼續向教會及社會傳講神的話,自我儆醒,也儆醒眾人,同為城市守望。在聖靈的恩典和憐憫下,我們要為重建教會的見證盡一分力。


2. 在曠野地上的門徒訓練:

在一次UCC的商討會議中,我們提出了要往前走的一些想法。UCC不會是專搞聚會的教會,我們要連結流亡的基督徒,在曠野中一同學習作門徒。在日常生活中行動,在行動中反思,在反思中塑造日常生活,進行及推動價值革命。先革自己的命。


3. 懷着神國盼望生活:

今日,社會被各樣的偶像權勢所支配,教會被擄。我們的盼望在那裡?基督徒的盼望,不在政權,不在國族,不在地方教會的領袖和統治者,而是三一上帝的憐憫,是基督的死和復活,是聖靈的更新。我們相信基督的國正由未來迎向我們,而歷史也正朝向基督的國度。洗禮,既是當下的浸入與冒出,也是將來的復活的兌現。聖餐,既是將來的天國筳席,也是將來的天國筳席當下就在歷史中趕前來在我們中間。按我的信仰理解,聖禮打破現在與將來的二元,打破物質與靈性的二元,打破記念與臨在的二元。從聖禮的角度來看我們的生活,我們活在歷史的破碎中,也活在將來的復活中。目前,我們活在兩傘的打開與收摺的記號中;活在記念月餅和吃用月餅的時刻中;活在受瘋暴打擊中也活在神國中,神的帳幕在人間張開。正因為神國的既濟未濟,所以這絕不是the best possible world,否則我們就要認命了,沒有希望。但這也不是最差的,因為將要來的,可能是更差更惡劣的時代:新聞自由繼續被打壓,公器繼續被私用,惡質文化不斷滲透,自命在三權以上的法西斯仍不斷張牙舞爪。但這個一定仍然是 a world with hope to live,我們不能絕望,不能放棄。

「感謝神,使我們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所以,我親愛的弟兄們,你們務要堅固,不可搖動,常常竭力多做主工;因為知道,你們的勞苦在主裏面不是徒然的。」(林前 15:57–58)

2015年9月23日 星期三

雨傘革命一週年回顧—麥子

坐在茶餐廳,插著耳機吃著午飯,隨意抬頭一望,TVB 新聞台轉播特區官員陳腔濫調地回應著市民著急的民生問題。一切處之泰然,我施然地吃那茶餐廳十年如一日的常餐,唯有耳機內的音樂回應著我的內心:

「踏上這無盡旅途 過去飄散消散失散花火 

重燃起 重燃點起鼓舞

或許到最後沒有完美句號 仍然倔強冒險一一去征討」(無盡 -Supper Moment)

午餐一切如常,人卻不再一樣。一年了,我仍是醒覺...嗎?

「耶穌基督應該站在哪一邊?」這可是雨傘運動時教會內最多人問的問題。一個簡單直接的問題,換來千奇百怪的答案。令人最無奈心痛的,不是教內意見不同,因為基督教本應如此;叫人沮喪的是當中有領袖,因者背後各種因素而不以真理作教導,誤導信眾。

然而我發現提出這問題的人可能本身就存在著偏差,問者是透過「問題」道出:「其實耶穌是站著我的這一邊」

誠然基督徒應該關心的是我該如何跟隨我們的主,站在耶穌基督的那一邊。若以此為問題核心,黃藍則再不是唯一的分割;反而是「有耶穌」和「沒有耶穌」在當中的思考。隨這方向繼續探索,雨傘運動所激發的除了是社會覺醒運動之外,對於基督徒群體這亦成了一個靈性覺醒的運動。

因著基督徒的靈性,理需對當下的事有所思考,繼而考慮會否回應,或怎樣回應。不過若把「人」看成為「問題」,就永遠無法看到他們作為「人」的需要,而只見到需要解決的「問題」,這種「去人性化」的思考模式,正是資本主義下的副產品,可悲的是這亦成了香港人對身邊發生事情的著眼點︰解決「問題」。

回看福音書中的耶穌,從來沒有見過他對子民的需要視若無睹;反之是動了慈心,憐憫他們,視他們彷如羊群沒牧羊人。就是放棄自己休息的需要,甚至超過律法的教導,容許飢餓的門徒食陳設餅,也在安息日施行醫治。

對我而言,這一班喊著「我要真普選」而走到街上的人,最基本的動機和訴求其實十分簡單直接,就是對抗不公義:不恥於政改方案擺明行騙,不甘被政府欺騙而啞忍...面對種種的不公義,公義的上帝會啞口無言嗎?

那87枚催淚彈的確強勁,就連坐在電視旁的我都被打得眼淚直標;那群衝入人群打人的流氓,同時打入我的內心;那警司手的延伸,打在電視旁的我的背上。在高位的執政掌權者無視一眾市民的聲音,以公關手段,利用傳媒散播扭曲事實,以偏蓋全地抹黑雨傘運動....面對弱勢被欺凌,公義的上帝會置身事外嗎?

最近有長輩說,現在的人都很自大,說自己是在聲討公義就任意而行。這彷彿是總結了雨傘運動的功過。我想某程度上我是認同他的:末世的時代,人都自以為是。不過我同時會問,如果對公義有渴求的靈,眼前又盡見是不義之事時,我們是否就該回家閉門祈禱,大聲呼求「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如行在天」呢?

參與「雨傘運動」是屬靈操練

紀錄片《時代同行》中,有參加雨傘運動人士在被訪中說:「其實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在尋找,到底什麼是公義。」這句說話的意思即是參加者希望透過參加雨傘運動的過程中認識公義。故此參與「雨傘運動」正是一種屬靈(靈性)操練:人帶著自己對公義的認知和堅持,因著對義的追求而進入運動;從參與中實踐自己靈性上的公義,一方面使自己的靈性在彰顯中得到滿足,更從實踐中更深的認識真正的公義,從而與公義的主相遇。

與此同時,基督教著重信徒要有靈修生活,視之為與上帝相遇的時刻。而當我們明白唯有上帝才是真正公義時,這尋找公義的過程其實就是在尋找上帝;正到我們遇上公義之時,同時就是遇見上帝。故此參加雨傘運動尋找公義,同樣是靈修的一種。

照我所見,除了公義之外,雨傘運動中,參加者在追求公義之同時,這群眾拼發出不同的靈性,這令人感動之餘,也叫不少參加者看見上帝不同的屬性在其中,與祂的靈相遇。

在雨傘運動期間的夏愨道,當中太多的事例,如遮打自修室及附近的木造扶手橋,可發現愛鄰如己的靈性,及隨之而產生的和諧。平日有時間,我坐在大台附近體驗一下這份現今稀有的,有如上帝在保守著的和平,我感受因着追求公義和堅持理想所得到的盼望和喜悅。

在龍和道做了一晚人鍊,擋著嘗試衝出馬路的朋友,又經歷過勸勉人離開危險地區卻被人唾罵。體驗到有些追求公義的人未必一定公義,這經驗使我進一步辨識真正公義的靈性;持守和平要付出的代價。進一步,對耶穌在世時被猶太人所指控,壓迫和誣告略有一點體會。

晚上在旺角街頭,體驗過不一樣公義的呈現。沒有了夏愨道一帶的優雅,換來是有血有肉地對表達對不義及各式各樣的不滿,不同意見的人在街頭慷慨地各自表述,地道而又具體地築起不同宗教的聖壇。體驗到執法者為了伸張正義而暴力執法,反佔領的市民為著不同原故而面目猙獰地罵街,甚至做出反理性的行為,對付尋求公義的人。卻又有一班外表兇干的惡人在保護著佔領人士。當中衝擊著我對義,對善和惡的理解,再思上帝的公義是要如何的彰顯在不同的場景。

這些珍貴的經歷,都豐富了我的靈性,耶穌的道成肉身的理解,及明白到信仰群體在當下社會應該存在的角色和定位。

一年了,悔改吧

「悔改的意思,就是捨棄對社會主流價值從和依戀,重新學習中此時此地過一種公義、憐憫、謙卑與主同行的生活;而「良心發現」就是指這個悔改和學習的過程。」(任志強:群體悔改,公共良心)

一年了,有幾多的教會簡單地邊緣化甚至妖化雨傘運動:破壞社會秩序,不順服掌權者,產生關係撕裂,令教會不穩。這些原因的背後,是懼怕,無知,保護所謂沒有討論空間的和諧。寧願走幾個「自以為是」的「激進黃絲」,總保得住教會的聖潔和合一。扭曲異見者的在信仰上的堅持,這對誠心尋求公義,努力實踐信仰的會眾無疑是一盤冷水;使教會更離地更失去動力,變相令福音更難傳播。

一年了,很多在場的基督徒比在場的香港人更失落:太多在現場經歷過上帝真實的信徒,希望跟教會分享,遺憾當中很多信徒回到教會後都得不到支援,那既真實又珍貴的經驗卻分享無門,甚或被滅聲;有的教會彷彿雨傘運動沒有出現過一般如常運作,有的教會為了避免爭辯而繼續「河蟹」。良心未發現,反覺被進一步埋沒。見到黃色雨傘已有緊張,自我滅聲到一個地步連這群信徒在未有機會識別自己的屬靈經歷下已經被標籤成激進,不順服,攪事份子。被剝奪被牧養的機會。這是別一種不公義。

雖然戰友們可能也曾沮喪失望,不過就如當日耶和華對以利亞說:「但我在 以色列 中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未曾親吻巴力的。」(列王紀上 19:18 和修本)我們不是孤單作戰的,大家散落在不同的教會,同憑著對基督的信心奮鬥著,以己身作見證,傳更新教會的福音。

一年了,指鹿為馬的事件彼彼皆是,為利益埋沒良知,歪理當道,偽術正常化....真理還要持守嗎?

一年了,所謂的政治中立,選擇沉默,說到底都是掩耳盜鈴,說白一點就是虛假。我們的教會這種姿態保持聖潔嗎?拒絕接納不同的屬靈經驗,這是我們追求的合一嗎?我們不單要悔改,我們的教會也當以群體層面地悔改。教會為作基督見證的群體,面對當下靈性低落的香港社會理應責無旁貸地站出來擔起先知的角色。

黑暗之所以存在,是因為光選擇離場。在光的面前,黑暗是全然無能的。

有人說時代揀選了我們,我更認為是上帝揀選了我們生於這個亂世,我們就有責任以基督的真理悍衛著社會的價值觀,帶著基督的靈性-信、望、愛,去轉化自己所屬的城市。

願香港的基督徒,屬神的群體- 教會勇敢的跟隨耶穌走入人群,作世上的光。

「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把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馬太福音 5:16 和修本)


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