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日 星期二

良知


我自小以為在電視能發表的專業人事,在報章能寫專欄的作者,在立法局內開會的官員,都是出類拔萃的專業、知識卓越的學者、愛民如己而又真知灼見的公僕。實在很難接受和理解何以當中越來越人能冠冕堂皇地說出邏輯扭曲,指鹿為馬的大道理來:屈氏撐警,何氏在城市論壇的言論;立法局上,葛議員要求智障人士主動申報病歷,吳議員、鍾議員等的言論......以往會是一笑置之,但現在有點心寒。因為本來應該顯現知識的一群竟以歪理當真理;本來保障公眾利益的賢臣變成守護自身利益的諸侯⋯⋯「人心比萬物都詭詐, 壞到極處, 誰能識透呢?」(‭耶利米書‬ ‭17‬:‭9 RCUV)

說到底,就是我以為人皆有之的良知變得可有可無,又或者成了終極限量版的特別神秘角色才擁有的特殊性質。當良知已經不是社會對領袖甚至個人靈性的要求,我們的社會又何來有美好靈性和品德的基礎?我們真的要更多的仰賴我們的上帝。

「我兒啊,要留心聽我的話, 側耳聽我的言語, 不可使它們偏離你的眼目, 要存記在你心中。 因為找到它們的,就找到生命, 得到全身的醫治。 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 因為生命的泉源由心發出。 要離開歪曲的口, 轉離偏邪的嘴唇。 你的兩眼要向前看, 你的雙目 直視前方。 要修平 你腳下的路, 你一切的道就必穩固。 不可偏左偏右, 你的腳要離開邪惡。」 (箴言 4:20-27 RCUV)

基督徒理應是彰顯著上帝靈性的群體,作世上的光是必須同時存有祂的靈性。在時代的基督徒,就是有責任讓世人知道祂的良知。


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