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日 星期二

一言驚醒夢中人。

回應:「香港人要民主,但更需要銀紙」

吳先生以民主和銀紙作比較,除非他以為是小朋友揀禮物,要胡迪還是巴斯光年;如果他是有邏輯考慮而作此比較的話,即他認為香港人在民主和銀紙必須二取其一,又或者他認為香港人是透過得到民主或銀紙去滿足他們的需求。

香港人最基本的需求,相信就是無憂於衣食住行。從此進路銀紙是最直接的媒體讓香港人滿足。所以經濟發展,一向都是使生活安定的首選:賺到錢就有好生活。原本就是如此簡單,但事實並非如此,城市經濟的發展卻換不到市民的生活安定。

為經濟發展,政府官員為香港人選擇了:我們有解決不了沒有一地兩檢的嚴重超支高鐵工程;有未經立法局質詢完就拍板的第三跑道。為發展,放棄了菜園村,新界東北地區市民的生活安定。更難堪的是經濟發展了,但賺來銀紙的大多數是否去了大多數人的口袋裡?現在大多數人有銀紙的都不等於買到屋;置業本是基本必須品變成奢侈品。不靠父蔭而自己能置業的九十後已經可以上新聞或開講座,但每日做過十小時賺來只是夠生活,哪來談無憂於衣食住行?

本來民主不是用來滿足香港人最基本的需求,但當直接委任的司長及官員,一次又一次施政叫人失望,理據令人咋舌,而擁有過半數立法局議席的建制派和功能組別都一味支持政府的施政,情況近乎「亂嚟」;最嚴重是施政中反映不出民意,甚至反民意。市民選擇相信民主下產生的政府,認為它比銀紙更可以帶來安定,這「遐想」比吳先生的推論更見邏輯。

星星,多謝你一句話,直接得叫我心死。

上帝,求祢拯救這地方。



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