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日 星期二

良知


我自小以為在電視能發表的專業人事,在報章能寫專欄的作者,在立法局內開會的官員,都是出類拔萃的專業、知識卓越的學者、愛民如己而又真知灼見的公僕。實在很難接受和理解何以當中越來越人能冠冕堂皇地說出邏輯扭曲,指鹿為馬的大道理來:屈氏撐警,何氏在城市論壇的言論;立法局上,葛議員要求智障人士主動申報病歷,吳議員、鍾議員等的言論......以往會是一笑置之,但現在有點心寒。因為本來應該顯現知識的一群竟以歪理當真理;本來保障公眾利益的賢臣變成守護自身利益的諸侯⋯⋯「人心比萬物都詭詐, 壞到極處, 誰能識透呢?」(‭耶利米書‬ ‭17‬:‭9 RCUV)

說到底,就是我以為人皆有之的良知變得可有可無,又或者成了終極限量版的特別神秘角色才擁有的特殊性質。當良知已經不是社會對領袖甚至個人靈性的要求,我們的社會又何來有美好靈性和品德的基礎?我們真的要更多的仰賴我們的上帝。

「我兒啊,要留心聽我的話, 側耳聽我的言語, 不可使它們偏離你的眼目, 要存記在你心中。 因為找到它們的,就找到生命, 得到全身的醫治。 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 因為生命的泉源由心發出。 要離開歪曲的口, 轉離偏邪的嘴唇。 你的兩眼要向前看, 你的雙目 直視前方。 要修平 你腳下的路, 你一切的道就必穩固。 不可偏左偏右, 你的腳要離開邪惡。」 (箴言 4:20-27 RCUV)

基督徒理應是彰顯著上帝靈性的群體,作世上的光是必須同時存有祂的靈性。在時代的基督徒,就是有責任讓世人知道祂的良知。


麥子

一言驚醒夢中人。

回應:「香港人要民主,但更需要銀紙」

吳先生以民主和銀紙作比較,除非他以為是小朋友揀禮物,要胡迪還是巴斯光年;如果他是有邏輯考慮而作此比較的話,即他認為香港人在民主和銀紙必須二取其一,又或者他認為香港人是透過得到民主或銀紙去滿足他們的需求。

香港人最基本的需求,相信就是無憂於衣食住行。從此進路銀紙是最直接的媒體讓香港人滿足。所以經濟發展,一向都是使生活安定的首選:賺到錢就有好生活。原本就是如此簡單,但事實並非如此,城市經濟的發展卻換不到市民的生活安定。

為經濟發展,政府官員為香港人選擇了:我們有解決不了沒有一地兩檢的嚴重超支高鐵工程;有未經立法局質詢完就拍板的第三跑道。為發展,放棄了菜園村,新界東北地區市民的生活安定。更難堪的是經濟發展了,但賺來銀紙的大多數是否去了大多數人的口袋裡?現在大多數人有銀紙的都不等於買到屋;置業本是基本必須品變成奢侈品。不靠父蔭而自己能置業的九十後已經可以上新聞或開講座,但每日做過十小時賺來只是夠生活,哪來談無憂於衣食住行?

本來民主不是用來滿足香港人最基本的需求,但當直接委任的司長及官員,一次又一次施政叫人失望,理據令人咋舌,而擁有過半數立法局議席的建制派和功能組別都一味支持政府的施政,情況近乎「亂嚟」;最嚴重是施政中反映不出民意,甚至反民意。市民選擇相信民主下產生的政府,認為它比銀紙更可以帶來安定,這「遐想」比吳先生的推論更見邏輯。

星星,多謝你一句話,直接得叫我心死。

上帝,求祢拯救這地方。



麥子

2015年6月1日 星期一

對話的珍貴

最近在教會青少年部組織了一個「吹水會」,用意集結一群大專生,定時就他們所關心社會的人和事討論,從中認識他們的想法,又把我自己在信仰上的反思跟他們分享。我非常珍惜這些機會:我欣賞他們認真思考而又關心自身利益之外的社會,難得有空間能讓大家在關心甚至切身的事上將各人自己真正的想法表達,重點不在於對錯,也不是比較高低,而在於對話中能看到自己所乏略的盲點,讓彼此認識之餘又自己成長,從中群體的靈性慢慢地建立。這是對話的珍貴。

過程中,讓我更了解社會對大專生的影響及他們靈性上的需要,而他們則更明白基督教如何辨識及處理他們關注的問題。事實上我們都越來越發覺,當下所謂的理性,是越來越去人性;現實是不斷用數據來說理;以劃一的所謂公平準則去衡量;以自己的立場或利益為首要考慮因素而選擇取向。寧可扭曲道德倫理,就算極為反智醜陋,亦要堅持利益與既定立場。差不多所有事件都是反映出當下社會極需要靈性的重整,都需要用公義去指證邪惡讓人知罪,用憐憫去體恤弱者及重修關係,用謙卑的心承認自己的不足,與神和與自己不同的人同行。讓祂的旨意行在地如行在天。願在主內的都以真理站立得穩,阿門。

「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 (彌迦書 6:8)

麥子

從丁子霖的最新處境 反思 路18:1-8

主說:「某城裡有一個法官,不懼怕 神,也不尊敬人。

那城裡有一個寡婦,常常來到他那裡,說:『求你給我伸冤,使我脫離我的對頭!』

他多次不肯,後來心裡說:『我雖然不懼怕 神,也不尊敬人,

只是因為這寡婦常常來麻煩我,就給她伸冤吧,免得她不斷地來纏擾我。』」

主說:「你們聽聽這不義的法官所說的話吧。」 (路 18:2-6)


今日看到天安門母親丁子霖的報導。她26年鍥而不捨地伸冤,不但沒有為她討回公道,還令被厭迫的她進一步被

厭迫。她被監探、竊聽、限制自由,甚至連死難家屬的見面及對死者的憑弔都被厭止!


當日耶穌口中那城裡的一個不義、不懼怕 神,也不尊敬人的法官,比起今天我國我城的眾多大官,願來未算太

懷!今日的官,在天安門母親26年來不斷地伸冤及纏擾下,仍沒半點動心,不怕麻煩,甚至主動再找受害人麻

煩。看來這個比喻來到今天,已宣報失效,不能再成為我們今天的參照,用來鼓勵人要持守信心。


然而耶穌並非教導我們等待那些「尊貴」的官員「格外開恩」。我們的盼望在乎那位公義的上帝。

這比喻縱然比對不了我們今天的現況,但它本來要宣告的盼望仍然有效。


「難道 神不會為晝夜呼籲他的選民伸冤嗎?難道 神會耽誤他們嗎?

我告訴你們,他要快快地給他們伸冤。」(路 18:7-8上)


即使面對龐大專橫且環環相扣官官相衛的政權,基督徒不應怕受連累,不應害怕被逼迫,不應怕要被逼回歸在沒

批準的處境下傳揚基督的道,不應怕被斷水斷電斷財路,不應怕「格外開恩」的自由與民主被沒收,不應怕間中

在街上行無故被慈母召喚「家訪」48小時;要勇敢地持守天國的價值,且與受厭迫者同行,為他們伸冤,讓受壓

迫者看見我們的信念,得到鼓勵,能相信天國及公義會臨到間。因為我們相信,有日我們受逼迫,上帝必為祂的

選民伸冤。我們應憑信心繼續為我們能勇敢面對人間的挑戰及逼迫,活出天國在人間而不住的禱告。


「然而人子來的時候,在世上找得到這種信心嗎?」 (路 18:8下)


小石頭






Evernote helps you remember everything and get organized effortlessly. Download Evern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