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5日 星期五

傘城網上教會(Umbrella City Cyberchurch):擁抱價值革命

打從罷課週開始,一個臉書群,名為「爸媽守護學生罷課天使行動」組成。成員中有基督徒和非基督徒,亦有各宗各派的牧者和信眾。各人默默加入守護行列,有前有後,不一定持「佔中(鐘)」立場,只望同做實事。大家做實事期間,發現不同類型的牧養需要,眾多港人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十二八」 ― 催淚彈暴力一週月,佔領運動何去何從呢?

此際,困局催生「傘城網上教會」(Umbrella City Cyberchurch)之構想。回歸以來,多場社會運動,至雨傘「革命」,聚集不少赤誠的無名基督徒,或走上街頭,或支援抗爭。「遮打運動」,即「遮」與「打」之辯證,令社會撕裂,也使教會分黨,更叫個體二分。何止卅個日與夜,「基督徒」身份令你/妳異化,千千萬萬同路人,你/妳卻恍惚一個人在街上。教會的高牆內,偶爾發聲,你/妳就被標籤為「激進」,會眾中剩下你/妳獨自一個。無數的雞蛋中,公民抗命,你/妳不便高舉「基督徒」身份,人海中又剩下你/妳孤單街角。生關死劫,你/妳處
在社會夾縫中,徘徊於雨傘與十架之間。你/妳 ― 存在或消亡於邊緣中的邊緣。「以羅伊,以
羅伊,拉瑪撒巴各大利?」(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祢離棄我?)。政教果真分離?身份必然撕裂?回過頭來,神「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聖經․列王記上十九18》)。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妳,你/妳可能是你/妳教會中的唯一,卻是神教會中「七千」之一。昔日,七千位「以利亞」,與價值淪喪的政權抗爭,非為政治,乃圖匡謬正俗、撥亂反正,實為以色列社會的覺醒者。今天的抗爭者,只為捍衛一己之政治權益嗎?香港社會之核心價值,幾近喪失殆盡,覺醒罷!

傳統教會模式不足以應付當下時局,急需革命性補足。如今,眾教會包袱極多,政治牧養上甚多短樁,無法在短時間上疏理政治神學的諸多課題,原有的平台在種種限制下未能發揮功效,也容易在缺乏充份的討論下開罪「反佔中」會友。大是大非之際,噤若寒蟬。香港急需非傳統堂會式「教會」。把建制派葉劉的話逆向思考,佔領人士(包括四散於雨傘廣場的基督徒)既大量使用各式各樣即時通訊,「網上教會」(cyberchurch)的隨時牧養,正好伴你/妳同行。「臉書教會」誕生於網絡世界,又不劃地自限,雙軌牧養。昔日,保羅不但於帖撒羅尼迦在場牧養,也寫下基督教第一封「臉書」(《帖撒羅尼迦前書》),心靈交流,雙得益彰。社交媒體,輔助交往,尤其日常接觸銳減之際。網上教會便成「輔助教會」(parachurch),為眾教會尋找她們已失去的羊或挽回她們若即若離的羊,讓小羊安歇後,回老家。傘城網上教會,不為搶羊而創,誠為尋羊而設。同時,網絡有別於傳統格局,志同道合者更易暢所欲言、擇善固執。網上教會因而發揮「另類教會」(alternative church)之效。至於原生教會,就好比一個人的原生家庭,乃不能割斷的社際關係。這份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刻刻提醒網上教會與地方教會本是同根,情同手足。此《聖經》肢體觀也。此外,網際文化,衝破藩籬,鼓吹新思維,探索新可能,有利「夢想教會」(dream church),或稱為「天啟教會」(apocalyptic church)之發展。如此,教會孕育夢想,重建香港成為夢想之都(dream city)。

當下時局,即「遮打」處境,催生網上教會,連繫全球,植根本土。新一代教會必須建構、反思和實踐「遮打神學」(Umbrella Theology) ― 由聖經(神學)與遮打處境之關係出發,效法第一世紀耶穌運動(Jesusbewegung),啟動泰革德(Gerd Theissen)所言之「價值革命」(Wertrevolution),響應更高尚的呼召,轉移戰線,推動更根本、更廣泛的全民覺醒。今天,香港孩子不是掙扎於古老聖城,而活在「傘城」(Umbrella City)。這詞受Admiralcity啟發,原指Admiralty(金鐘)。然而,筆者不認為金鐘可壟斷「傘城」之美譽。「傘城」一名其實反映「雨傘革命」(Umbrella Revolution)與香港這國際城市的張力及願景。「傘城」否定香港只是經濟城市,而重申香港是宜居城市、夢想之都,好比聖城新耶路撒冷。根據《聖經․啟示錄廿一1~8》(選讀):「我又看見聖城新耶路撒冷由 神那裡從天而降,…看哪!神的帳幕在人間。衪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他的子民。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新一代教會應讓香港雨傘孩子及獅子山下的香港人預先經歷神的帳幕在人間。夢想教會豈不是風雨飄搖天地間的營幕,為海闊天空者而設?豈非腥風血雨人間劫的救護站,為街頭漂流者而設?難道不應是遮風擋雨日與夜的雨傘,為高牆下雞蛋而設?讀明《啟示錄》,尤其第廿一章,基督徒必然渴幕進入一所傘城教會。這一代,我們別無選擇,人人責無旁貸,竭盡所能,應將雨傘革命優化和深化為價值革命,讓宗教作出經濟外的貢獻,重建香港的核心價值。昔日,羅馬帝國,確是高牆,百姓聞風喪膽:「誰能比這獸?誰能與他交戰呢?」(《聖經․啟示錄十三4》)。坐下來,高牆就會倒下來嗎?耶穌不過是「雞蛋」,世界卻因衪不再一樣!「雨傘」為何不能「革命」?不革政權的命,只革自己的命,革了價值的命!願「傘城網上教會」夢想成真!

[撰文:陳龍斌 Common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日]


 [ 聯絡我們 ]:

https://www.facebook.com/UmbrellaCityCyberchurch